阿刘

2016年11月我跟随美国国家地理探索者号深入南极拉迈尔海峡破冰,这一片区域被称作冰山坟墓,它们的形态只能用诡异来形容。一座座漂过去犹如被招魂的亡灵,我想这场景只能出现在明日冰河时代吧,那个时代人类或许已经不复存在,地球陷入永恒的零度以下。

2016年我跟随美国国家地理探索者号去往南极三岛拍摄,这一晚我们开始破冰之旅,而天边的红云也十分配合地升起,这就是伟大的南极,伟大的冰河时代。

2016年美国国家地理5月最佳图片是我拍摄的风雪冰泡湖,我给该作品起名大风歌,这是大自然神奇的一刻,虽然当时的环境让我团队中5人被吹跑,我的满嘴满眼都是雪,但最精彩的一刻在我的镜头中。

去年冬天的加拿大冰泡湖,在三月一切化去,唯独剩下这点点冰的时候,大自然却创作了最不可思议的艺术形态,俨然一个血盆大口。

一年没上lofter,2017年伊始再发片,用冰岛航拍奏响最强音

站在冰岛的这个瀑布前,我和我的摄影伙伴无言,只有敬畏,河流从瀑布延伸出去,没有边际,云朵变化着形态,没有边际,绿色的山,蓝色的空气,灰色的调子没有边际,我们的心没有边际。

该图片是宾得645z三张接片,中画幅细节毕现,后期调整费时,却回报丰厚。

九月墓碑山,5天露营,我第一次在育空带队,就碰到了这里的极光大爆发,漫天绿色,红色,配上星空,格外璀璨。这幅图片是有15张照片参与,4张横接片,1张竖接片,另外每张都有三次包围曝光,也算是创了我自己修片的一个记录。

直升飞机进山的五天,我们日日夜夜都在这个湖边度过,这一晚红色泛滥,勾画出神话世界

在育空的五日,日日拍片,无论是极光还是日出日落,精彩的,不如错过的,我和我的学员兼队友从未让其轻易错过,然而拍摄了这么多好片,是否有人意识到一张作品的魅力与代价?作为一个纯艺术风光摄影师,我看重一幅作品的魅力,因为那是千百次竭力跋涉所换来的,是失去生命为代价换来的,是艺术眼光的结晶,是技艺的千百次锤炼,今天,我想通过这幅墓碑山印象展现一幅作品的魅力,这是五天育空露营,远足所发出的最强音。该作品三张接片,来自强大的宾得645z中画幅相机。

8月落基山带两位白人摄影发烧友采风,一瞬间红云光临梦莲湖